目前日期文章:200801 (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二零零八年一月十四日﹐我和仁亙立訂婚了。果然給我猜對了﹐仁亙立在西班牙求婚。但也給我料錯了﹐因為他是在巴賽隆那求婚的﹐而不是我原先預料的阿蘭布拉宮殿(Alhambra) (請看這裡) 。他說他原先確實是考慮在阿蘭布拉宮殿求婚﹐但是想到大家爬坡逛宮殿﹐披頭散髮﹐汗流浹背時﹐求婚照片一定很難看﹐到時又被我埋怨﹐所以決定在巴賽隆那挑一間高雅的飯店頂樓餐廳﹐於西班牙浪漫的夜景前求婚﹐讓每個人都穿著漂漂亮亮的禮服﹐才不會事後被我罵一輩子。這樣盤算也可以說是了解我吧!

我們這次的西班牙之旅是由我﹐仁亙立以及兩名女性友人 Nikki 和 Melissa 同行。行前仁亙立就和她們串通好了﹐一到西班牙 Nikki 就說她的朋友推薦巴賽隆那的一間高級餐廳﹐可以看到全市的夜景﹐建議大家哪天晚上一起去享受一下。仁亙立和 Melissa 立刻就附和說好﹐於是這高級餐廳之行聽起來也就不這麼突兀了。

沒想到當天我們因為開車迷路﹐錯過了餐廳用餐時間。等我們到了那有著絕妙夜景的餐廳時﹐他們已經要打烊了。還好餐廳的外面有一個非常優美的 lounge area﹐讓客人不點餐只喝酒的。這裡是餐廳的網站﹐其中第一張照片就是他們的 lounge area。於是我們決定先在 lounge 賞夜景﹐喝紅酒﹐同時餐廳的服務人員好心的幫我們預訂飯店樓下的另一間餐廳。

就在我們喝酒賞夜景時﹐仁亙立忽然開始對我說話。當然我也照例的忽略他說的話﹐繼續按摩我的腳﹐一邊轉頭對 Nikki 說我今天穿的絲襪太滑﹐讓我的腳穿著高跟鞋一直往前滑﹐想到洗手間脫掉絲襪這種很沒氣氛的話。只見 Nikki 的臉色變得很怪﹐然後我就聽到仁亙立大聲的說:"Charlotte! Pay attention!" 一轉頭﹐仁亙立已經單膝跪下﹐手上拿著戒指的暗紅色盒子﹐我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。原來他已經開始求婚﹐但我完全沒有在聽他講話﹐硬生生的用些絲襪鞋子之類很沒衛生的言談打斷他的求婚﹐他只好叫我注意﹐再開始重新求婚一次... 於是他說些什麼我們在一起很久了﹐在一起很快樂﹐希望我嫁給他之類的陳腔濫調﹐反正我也沒聽清楚﹐因為一切發生得太快﹐我愣住了不知道該怎麼反應。我又再度望向 Nikki﹐希望她告訴我怎麼做。Nikki又是一陣怪表情﹐好像是在說"你幹嗎看我﹐我又沒有答案"。看了看 Nikki﹐又轉頭看看 Melissa﹐她也是一副"你幹嗎看我"的表情﹐所以我只好轉頭對仁亙立說"Yes"。就這樣﹐在一陣錯厄之下﹐我答應嫁給他了。事後 Nikki 和 Melissa 說她們當時看我望向她們﹐以為我要說"No"﹐害她們很緊張﹐深怕成為罪人﹐所以才會有那種怪表情。

我說了"Yes"之後﹐仁亙立幫我套上戒指﹐餐廳就送上香檳來。好心的飯店聽說我們訂婚﹐決定當晚我們點的紅白酒和香檳全部免費﹐害我們很想每天找一間不同的高級餐廳來求婚一次﹐看能不能每天喝一攤。這時﹐我們才驚覺一切發生得太快﹐沒有留下照片。於是﹐在 Nikki和 Melissa的指導下﹐從下跪﹐套戒指﹐全部重新排練給她們照相... 她們兩個人玩得挺開心﹐仁亙立卻表演得很尷尬。

這就是在她們重新佈局下的求婚照


這是當天在場的四人


這是所有女性朋友們最關心的婚戒啦!(真的﹐我收到的問題排名是:1.什麼時候結婚? 2.戒指的照片呢?)




事後仁亙立解釋給我聽﹐他說除了考慮在觀景高級餐廳是因為他覺得我會比較喜歡這種氣氛﹐他還慎重考慮過要不要請兩位友人參與。衡量結果﹐他認為以我的個性應該會喜歡有朋友在場分享我們的快樂﹐所以決定請兩位朋友和我們一起用餐(當然是仁亙立買單啦)。我聽了後不得不同意他還算蠻了解我的。雖然訂婚是屬於我們兩個的事情﹐但兩位朋友在離家半個地球之遙的西班牙為我們見證﹐讓我覺得很感動﹐很有意義。雖然我不是很在意浪漫的人﹐但對於這次的求婚﹐他的安排真的讓我感動得眼眶濕潤(注意﹐只有濕潤﹐我是不會承認我有哭的﹐倒是 Nikki 和 Melissa 都哭了﹐不知道在哭什麼)。

在頂樓夜景前喝完香檳﹐我們就到飯店一樓的餐廳用餐。雖然錯過了頂樓原先預訂的觀景餐廳﹐但我們還是在巴賽隆那的夜景前訂婚了﹐而且樓下的餐廳也很令人滿意。巴賽隆那是個非常美麗的城市﹐我們一定會回來的!

ctliu517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  •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,需輸入密碼才可閱讀
  • 密碼提示:password
  • 請輸入密碼: